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然的怀抱,梦想的家园

回归自然,远离喧嚣;追求真实,还原本性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在北纬26°59'28"东经113°41'04"的火田镇贝水村贝龙山下,有一块山坡,面积约40亩,前面是一条水利渠环绕脚下,这就是“仁和山庄”。这里山清水秀,空气新鲜,有许多灌木林,林下放养着本地“太和原种土鸡”,它们靠吃野果、野菜、野生虫子为生,天天运动锻炼,心情无比舒畅,所以肉质特别香甜,下的蛋营养丰富,深受人们喜爱,被称为“虫草鸡”、“虫草鸡蛋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把原本属于农民的山还给农民”  

2008-07-15 21:27:21|  分类: 关注“三农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新华社7月14日受权播发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》。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14日说,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关键,是要抓住“明晰产权”这一核心。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江西省林业厅厅长刘礼祖说过的一句话是最好的注解:“一定要把原本属于农民的山还给农民,把本该属于农民的利还给农民!”“俗话说靠山吃山。可山区人‘靠山’吃不上山,守着‘金饭碗’过穷日子。这些不合时宜的林业产权制度一定要改革。”(见7月14日新华时评)

  14日的新华时评举了一个例子:江西省永修县农民徐京发,在过去的20多年里,带领村民垦荒造林11万亩,创造财富上亿元,先后获得联合国优秀林农奖、全国劳动模范等称号。但他临终前,却连治病的钱都没有!为啥会发生这样的奇怪现象?因为那时的政策只赋予农民造林的权利,而不给予农民获取收益的权利,加上高得离谱的各类林业税费,使他在创造亿万财富的同时,却在贫病交加中死去。

  这实在让人不解,改革开放以来,国家鼓励劳动致富,可无数从事林业生产的徐京发们,却用劳动换来了贫穷,且劳动越多,穷得越厉害,这是哪门子逻辑?为什么?说到底,就是因为集体林业产权不清晰,就是因为没有把农民的山林还给农民。

  从法律上看,林地、林产品是集体所有,但集体是谁?谁也不知道。从实际情况看,集体林地需要投入、管理时,没人操这个心,没人愿意出钱,一旦有了点收益,村干部、乡里各部门及各类收税、收费部门都将手伸过来了,搞得林地的收益连成本都保不住。即使某些地方实行了家庭承包制,但由于中央没有统一的林权制度改革政策,承包户因缺乏预期的收益而不愿进行长期性的投入,并不能改变上述局面。

  我国上个世纪80年代进行的“农村家庭联产经营承包制”之所以唤起了亿万农民巨大的积极性,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就因为它在农村集体土地产权明晰上迈出了第一步,让农民产生了“我在自己的土地上为自己种粮、我的勤奋和投入必将换来同等的回报”的真切感受。

  在《物权法》已生效的今天,明晰各类产权已经是大势所趋。试想,林地虽是集体所有,但集体不是哪个人或哪个部门,集体是由辖区所有农民组成的,也就是说,每一个农民都是集体的一部分,每个农民都天然地拥有自己的一份林地,让林地产权明晰,只不过是将农民的林地归还了农民,让农民走向富裕而已。(岳建国)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